中新網1月27日電 最新一期《學習時報》刊發重慶市長黃奇帆答該報記者問文章《以改革創新促內陸開放》。黃奇帆指出,開放既受不斷變化的區位條件的影響,更受制度安排和基礎設施的影響。只要體制機制搞得活,與國際互聯互通的各種基礎設施完善,內陸完全可以與沿海同步、同等開放。
  關於對外開放,黃奇帆指出,開放本質上是一個市場經濟命題。它的內涵就是一個國家或地區參與國際國內“兩個市場”,配置“兩種資源”,推動本國或本地生產發展、貿易擴大、人民生活改善。這既需要“硬件”設施互聯互通,也需要“軟件”的制度安排來協調國家之間千差萬別的文化、規則、法制。從這個意義上講,開放既受不斷變化的區位條件的影響,更受制度安排和基礎設施的影響。
  一方面,制度安排是決定開放的關鍵因素。從經濟學邏輯看,之所以沿海處於開放的前沿,是因為沿海的體制機制搞得活,深度參與了國際國內“兩個市場”,有效配置了“兩種資源”。另一方面,互聯互通的基礎設施是支撐開放的重要基礎。區位條件是相對的、變化的。當代,在航空、鐵路技術快速發展的催生下,陸地和空中交通越來越便捷,國際大通道迅速改變了內陸的區位條件。
  黃奇帆提出,只要體制機制搞得活,與國際互聯互通的各種基礎設施完善,內陸完全可以與沿海同步、同等開放。
  作為《決定》起草組成員,黃奇帆表示,這次全會《決定》對內陸沿邊開放著墨很多。反映出中共經過30多年對外開放的實踐,對開放型經濟發展規律的認識更加深化了,把握這種規律性的能力進一步增強了。
  黃奇帆稱,目前,內陸和沿海發展水平差距仍然很大,開放的確還存在不協調、不均衡的問題。針對這個問題,全會《決定》對內陸沿邊開放作出了頂層設計和系統安排。黃奇帆梳理下來,用“五個大”來概括。一是打通“大通道”,二是實施“大通關”,三是構築“大平臺”,四是培育開放的產業“大集群”,五是營造投資便利化的“大環境”。
  黃奇帆稱,這“五個大”,既是對過去內陸“摸著石頭過河”搞開放的經驗總結,也是對未來內陸開放作出的頂層設計和系統安排。重慶要按照全會指明的路徑,努力把內陸從開放的末端變身為開放的前沿。
  黃奇帆表示,在去年12月舉行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,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“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、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”。這個“一帶一路”“大鵬兩翼齊飛”的宏大戰略,既是內陸必須肩負起、落實好的重大責任,也是內陸改變區位條件的重大機遇。具體落實,要從“軟件”和“硬件”兩個層面操作。
  從“軟件”層面來講,重點是要建立國際協調機制,驅動不同國家的“硬件”設施“兼容、運轉”。歐亞鐵路大陸橋其他的“南線”“中線”為什麼長期“空轉”?關鍵還是沒能打通沿線各國之間體制不統一、規則不同的“軟件”障礙,從而沒解決好換軌、轉場等“硬件”障礙和運費高、貨源不穩、回程貨少等問題。
  就“硬件”層面來說,除了國家層面要加強與周邊國家基礎設施互聯互通之外,對地方而言,就是要完善綜合交通體系,發展多式聯運。
  黃奇帆指出,沿海口岸之間已經實現了“大通關”。但是,內陸與沿海口岸通關仍是“兩張皮”。現在的通關制度,對內陸有三個不利。一是口岸管理涉及10多個部委,“多龍治水”,協調困難。二是通關制度中海關、檢驗檢疫、邊防以及港口、貨代、船運等環節眾多,規章制度、操作程序各不相同,分別執法和作業,大大增加了企業通關成本。三是現行執法平臺封閉運作,口岸通關管理機構和專項監管機構事權獨立,通關管理信息自成體系,企業需向不同的機構多次申報。
  黃奇帆強調,全會提出內陸同沿海沿邊通關協作,切中了問題的要害。就操作層面而言,重點要推動三項工作。在管理模式上,推動口岸大部制改革,實現口岸管理“一口對外”。在管理方式上,協調國與國之間、內陸與沿海之間的通關和口岸,形成協同高效的“一卡通”平臺,實現“信息互換、監管互認、執法互助”。在政策保障上,提升內陸口岸的級別。
  黃奇帆在談及內陸保稅區時表示,保稅(港)區是在境內關外的非關稅區,其實比特區還“特”,它是促進開放的強勁發動機。雖然,重慶兩個保稅(港)區與沿海比還有較大差距,但它們確實有力地帶動了全市進出口總額的快速增長,從幾年前的70億美元達到現在的660億美元,增長了近十倍。
  黃奇帆稱,這次全會《決定》對內陸建好保稅平臺指明瞭路徑。落實全會精神,關鍵要在保稅(港)區功能上做好文章。一是要體現保稅區集聚和輻射功能,用足、用好、用活保稅區加工貿易的政策。二是要拓展保稅貿易、服務貿易、自由貿易的服務功能,打造國際國內現代服務業發展的大平臺。三是應升級功能,努力發展成為內陸自由貿易園區。
  黃奇帆還指出,過去30多年,中國加工貿易確實分佈很不均衡,幾乎都在沿海,直到最近幾年內陸才有。這主要是因為,原材料和零部件大部分來自海外,產品也銷往海外,這種“兩頭在外、大進大出”的模式不適合內陸。沿海到內陸2000多公里的物流成本抵消了利潤。還有一個原因,就是內陸過去沒有保稅物流平臺,海關、邊防要重覆查驗,手續繁雜,費時費力。
  黃奇帆強調,這次全會特別提出了要創新加工貿易模式的要求。他認為實際工作中應抓好四個重點。一是建立整機加零部件生產的全流程產業鏈,推動加工貿易由水平分工變為垂直整合。二是解決好保稅物流和出項物流。三是註意向產業鏈、價值鏈高端拓展,占據加工貿易“微笑曲線”兩端,盡可能留下高附加值。四是形成以人為本的員工服務新模式,構建新型和諧的勞資關係。
  關於一些地方為招商引資不惜“血拼”現象,黃奇帆稱,模式創新比“血拼”更有智慧、更可持續。重慶要認真落實全會的要求,放寬準入門檻,打造外資投資便利化的大環境,全方位、寬領域、多渠道引資、引智、引技。近幾年,重慶按照上述理念持續推進,營造了便利化的投資環境,實際利用外資額較5年前增長了近10倍,取得了良好的效果。  (原標題:黃奇帆:搞活體制機制內陸完全可與沿海同等開放)
創作者介紹

2318

xz99xzmc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